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回應李天柱的同婚病毒說:婚姻平權,完整了愛的概念

2018-10-02.18:59:00
 

    作者 George Hong 回應李天柱直言「同性婚姻是毒素」之言論,從出櫃演員 Lee Pace 的生命經歷細看,允許同性伴侶成婚,完整了愛的概念。

〔2018-09-27 女人迷 報導〕

「(當自己的子女是同志時)我能說什麼?因為我愛她,我只有接受你,可是並不表示說你是對的⋯⋯,我們過分濫用這個愛了!」(李天柱, 2018)

2018 年曾在中國知名戲劇《甄嬛傳》裡,飾被雍正身旁被淨身的首領太監台灣老牌演員李天柱,日前為了自身舞台劇宣傳時,接受媒體採訪時又再度重申自己不接受同性婚姻,甚至直言「同性婚姻是毒素」、「木馬程式」等。

朋友間對於此類言論,多是予以撻伐:「沒完沒了」、「我覺得把『我創造你、我就可以決定你做什麼事情才是對的』放到孩子的思想裡去比較可怕。」也有評論表示:「要不是有同性戀的幫忙,李天柱能有今天的地位嗎,頭殼壞去。」

一邊看朋友們充滿創意的公開回應,另一方面想到日前紐約時報的一則專訪。已是 2018 年的當代,同性戀在看似開放的演藝產業裡,仍要面臨像李天柱這樣的歧視言論。即便是好萊塢,願意出櫃的演員,眼前仍滿是困境。(推薦閱讀:同志運動路上必看的十部影片:我是女同志,我驕傲地活著)

「我覺得你的問題具侵犯性」被迫出櫃的 Lee Pace


▲圖|作者提供

2018 年三月,美國著名演員 Lee Pace 為了宣傳美國百老匯主演的舞台劇《Angels in America/美國天使》,一部描寫美國在 1980 年代面對愛滋病蔓延而寫成的當代寓言故事時,接受美國媒體 W Magazine 的專訪。

Lee Pace 曾在電影《哈比人/Hobbit》、Marvel 著名電影《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中飾演要角,該文除了採訪的日常起居外,記者聊到了性傾向、飾演角色、觀眾觀感時,Lee Pace 被迫得對於自身性傾向做出表態,也超出他原先預設只問工作的採訪設定,在 W Magazine 所刊出的專訪裡,他是這樣回應的:

「我曾與男人約會過。我曾與女人約會過。我不知道為何有人會在意。我是個演員而我飾演好角色。坦白地跟你說吧,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覺得你的問題具侵犯性。」

專訪刊出後,每個人看事情的觀點不同,有媒體報導 Lee Pace 正式宣告出櫃,也有些言論評論 Lee Pace 的出櫃不夠果斷,但在這篇報導刊登不久後,Lee Pace 隨即在自己的推特上發表進一步宣言:

在一個近期的電話採訪,我被問到一個我未曾預料過的問題,而且感到我在那片刻找不到合適的文字回應。我的隱私對我相當重要,是此,我保護著(它)。當有媒體採訪時,我會把焦點放在我的工作上。

並且補充著:

身為酷兒社群的一份子,我理解公開(以酷兒身份)生活、視為同一份子,以及開心的做我自己是件重要的事。

這也是我一直生活的方式⋯⋯



▲圖|作者提供

六月紐約時報所刊出的專訪中,Lee Pace 在紐約自宅的公寓接受採訪時,更坦然面對性傾向這個問題,開頭就坦承自己將公私劃分清楚的策略,讓媒體以他的工作報導為主,其餘的多半時間,則寧可無聲無息:「我非常確信我的工作是我們交談的原因,而我私人生活是我想保護的某個部份。」他的女性友人 Judy Greer 則也提到:「當我知道他是同志時,我沒有向任何人談論這一切,不僅只是因為他要求我不要談論,而是因為這只是他的事情。」

Lee Pace 從小就知道自己的性向,這也是為什麼他選擇將自己工作與私人領域劃分出界線:「當你在成長為酷兒的過程中,你會變得堅強。而且觀察敏銳,更學會如何防衛自己。」他離開百老匯到好萊塢發展,電影圈對於同志演員的身份仍是難以接受,現在出櫃仍在電影圈內有良好發展的同志演員是少之又少。Lee Pace 也遇過共事一年的經紀人直接問他:「我聽說你是同志,是真的嗎」,雖然他當時回答「這會是問題嗎?」,最終這位經紀人仍在合作一年之後離開團隊。

願意坦承,是因為有人願意支持

現在 Lee Pace 共事的幕後團隊,都願意協助他完成自己想做的事,讓他出櫃的 W Magazine 撰稿記者在事後表示:「他對於我所問的問題都坦承事實」「我對於那問題問心無愧」。

Lee Pace 在紐約時報的專訪中表示,W Magazine 的文章刊出,讓他思考對於性向是否要多發聲。而在兩個主要的原因支援下,改變原先公私劃分清楚的策略:第一個是感情,一個是讓他的好友 Judy Greer 表示從未見過 Lee Pace 如此高興的新感情對象外;另外則是因為 Joe Pitt,這個他在《Angels in America》裡所飾演的角色,彷如讓他找到投射點。

因為這樣,他向高中時代認識且比他早一步公然出櫃的另一名演員 Matt Boomer 諮詢意見,Boomer 除了肯定外,更勉勵他:「你仍是你,但也許多數人們對你的觀感會改變。最美好的事,就是那些接納你最真誠自我的人們的關心。」最後 Lee Pace 在自己的 twitter 上做出更明確的出櫃宣言。在出櫃後表示:「It feels nicer, than I ever thought it would be.」,他對於自己會在未來接到的工作充滿好奇,但提到未來則是充滿著自信:「工作上的成就自會說明一切,而我相信著。」,他沿用了所飾演 Joe Pitt 的一段台詞來說明自己心裡的感受:

我想要活在當下。也許這是頭一回,而我可以是任何事,任何我需要成為的事。


▲圖|作者提供

回頭看李天柱的意見,這位男演員同為宣傳自己的戲劇,卻用自身的價值觀與宗教來對同性戀者評頭論足,甚至說同性婚姻是個木馬程式。再回頭看 Lee Pace 出櫃之後的心路歷程,我們真的有給同性戀一個友善支援的環境,得以公開坦承自己身份嗎?

航向平權的路上並非一切順遂,除了即將到來的「礙」家公投外,回頭看那些肆意批評別人的愛是毒素,又說同志過分濫用這個愛,真的很想問這位演員,在他心中,愛到底是什麼呢?(推薦閱讀:【看見同志】Lana & Cindy:我遇上你,才開始我的人生)

除了看不到尊重外,更可見到的是滿滿的歧視,若是無法以理服人,被批評時,只會嚷嚷著「自己的言論就變成對你們的歧視。」,因為你就是以異性戀者的身份用言語進行惡意的歧視啊!對照紐約時報這篇專訪的副標:「都已經是 2018 了,而我們仍舊不知道為什麼出櫃以及身為同性戀會對一個演員的職業帶來什麼。It’s 2018 and we still don’t know what being out and gay will do to an actor’s career.」,真的是不勝唏噓。

以 Lee Pace 在 twitter 的出櫃宣言上的最後一段話與各位共勉:

Onward, with Pride.

本文作者 George Hong

正在墨爾本唸書的浪子大貓,毛多。
從小就被抓去學習說故事,雜食性閱讀者。
音樂是生活必需品,可以宅在家一整天。

【資料來源:女人迷 Womany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