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我熱愛國家,國家卻不接受我伴侶」 台、西男男戀苦等婚姻平權

2018-10-22.01:01:20
 

〔2018-10-12 蘋果日報 報導〕

「結婚以後,其實生活沒有差很多,但(心)裡面,我們的關係變得比較『重』,感覺更穩固了。」來自西班牙的方楷藍對我說。他和來自台灣的藍信偉是男同性戀者,兩人在西班牙結縭,已經擁有合法婚姻關係將近5年,但這段婚姻,卻在回到台灣以後,遲遲未受他丈夫的母國法律承認。「我真的搞不懂,台灣人都很熱情,但台灣政府為什麼都不保護台灣人?」正在學中文的楷藍,拋出一個大哉問。

拜訪方楷藍和藍信偉的時候,北台灣剛結束一陣暴雨的洗禮,是一個溫暖舒適的下午,我把車停在社區樓下,藍信偉笑盈盈的來迎接。踏進門口,一如我對幾個同志好友的印象,家裡整理得井然有序、一塵不染。方楷藍一邊為我們倒水,藍信偉一邊在旁邊拿出上面有美國前後任總統歐巴馬、川普的Q版畫像杯墊,背後寫著記者最常用的一句話:「Off the record」,讓人會心一笑。

方楷藍熱情地說,這是華府一家很有名的酒吧做的杯墊,「要去DC(美國華盛頓)可以看一下。」藍信偉一旁補充。其實兩人沒去過那家酒吧,是朋友在白宮工作,上次去拜訪的時候就送了他們一堆。在台灣,方楷藍沒辦法辦依親居留,使用的旅遊簽證又要滿3個月了,訪問結束後的那個周末,他們又要出國,正好就是再赴華府。為了因應這個窘況,「他(方楷藍)其實都會有一些旅遊計畫」,藍信偉說,自己不一定會跟著出國,「畢竟人都長這麼大了,他也習慣自己出去」。「但買機票、訂飯店,都是一筆開銷啊。」方楷藍在一旁插嘴抱怨。

「人都這麼大了」,是多大?藍信偉說,他39歲,方楷藍40歲了。這時方又忍不住插嘴:「我也是39歲,不是40歲。」藍又笑說,「ok,他大我3個月,要邁入40歲了。」方再打斷他:「是大2個月,沒有3個月。」訪問還沒10分鐘,兩人就在我面前甜蜜拌嘴,幸福耀眼得不得了。

藍信偉繼續說自己的故事,原來,他是來自台灣尾的屏東,國中畢業後就隻身被家人送到中美洲留學、移民,中學畢業後到美國讀大學,遂在花旗國待下來了。不過,談到出櫃的過程,藍信偉還是有點侷促。藍說,美國畢竟是比較開放的地方,當初念的又是比較大的學校,同志運動在校園蓬勃發展。更重要的是,家人不在身邊,「整個過程會比較簡單一點」,畢竟出門後跟家人的交集少了,久久回台灣一次,「家人也不知道我在美國怎麼生活」,長此下來,和家裡越來越脫節、越來越疏遠。

大學畢業後,藍信偉留在美國工作,2010年,公司派他到上海出差,遇上同為公出、卻是來自西班牙的方楷藍。講起這段往事,兩人都還有點害羞,但歷歷在目。藍信偉說,記得是一個星期一的晚上,忙完一天公事走進市區的酒吧,受美國文化洗禮的他,就是想找個人說話,而在他身邊坐下的,正是同樣被Monday blue轟炸完的方楷藍,活脫脫是個電影一見鍾情的劇本。

藍信偉笑說,他原本只是隨口搭訕聊天,方楷藍問他是哪裡人?他說台灣。台灣哪裡?這時方又忍不住插嘴了:「他那時說,『屏東,你一定不知道是哪裡』,但我說我知道!我以前就去過!」藍苦笑說,原來方楷藍以前就和女同志朋友來過屏東,那時在火車站前的肯德基點了一整盤食物,結果朋友一不小心跌倒,餐點全部打翻,沒想到,店員馬上說,沒關係,他重新準備一份。「所以他對台灣、特別對屏東人印象非常好。」後來藍信偉才知道,其實方楷藍那時很排斥中國人,「覺得在酒吧的人都有不好的意圖,要騙婚或什麼的。」

藍信偉接著說,這串對話開啟了他們的戀情,分隔兩地的兩人,努力交往了快一年,方楷藍向他說,如果要維持這樣的關係,應該要住在一起了。方楷藍那時已獲公司派駐上海,他幾經思考,認為上海經濟不錯,以他的條件工作也好找,遂向公司辭職,並和同事、老闆和父母說,上海機會比較好,他要轉往那邊發展了。藍笑說,當然很多人無法諒解,一些知道他墜入愛河的同事和上司,也勸他以事業發展為主,「但我已經下定決心了」,算為愛走天涯嗎?「對。」他有點不好意思,但又堅定地說。

兩人交往後,藍信偉說,改變最多的,是自己和家人的關係。他自小在國外發展,和家裡幾乎斷了聯絡。自從兩人同居上海以後,回家的機會多了,更重要的是,他終於對家人出櫃了。這要感謝的,也是方楷藍。多次回台灣探親,家人逐漸開始疑問,「這位先生是誰?怎麼常一起回台灣?」方楷藍說,那時他就對藍信偉說,性向不可能永遠瞞在心裡,「如果不向家人公開,我就不跟你結婚」。於是,藍先和哥哥姊姊透露、後來再向全家人出櫃。

藍信偉說,媽媽第一時間知道的時候很自責,「她認為自己是做錯什麼事,我才會變這樣?」他娓娓道來,家裡有三個小孩,大姊婚後沒有生小孩,大哥則和嫂嫂育有兩子,「在家裡,大哥是屬於模範家庭」,這樣的環境下,出櫃當然不容易。不過,藍說,出櫃後,他跟家庭關係改善很多,方楷藍也逐漸融入,常和家人一起出門、成為藍家的一份子。他笑說,有時媽媽和嫂嫂意見不合,還會私下跟他抱怨嫂嫂,「怎麼好像不如楷藍」。因此,雖然方那時是「強迫」他向家人出櫃,但看到很多同年紀的朋友,回台灣的時候還是必須當「兩面人」、遮遮掩掩,「我很感謝他,現在也認同他的想法」。

在上海同居了一陣子,方楷藍的爸爸病倒了。方說,這件事情對他來講很難過。西班牙人的家庭緊密,早就向家人出櫃的他,想讓親人知道,他不是一個人旅居在外,「是有個家人一起住在外國」,兩人決定走入婚姻。「其實西班牙政府對我們很熱情」,方楷藍說,在西班牙,結婚不是只有登記,而是很麻煩的事,需要政府核准程序、還要找教堂或市公所證婚等等,有些人光等待審批就要半年十個月,整個婚禮走完,一兩年跑不掉。然而,兩人到西班牙駐中國領事館接洽,和移民官一對一面試後,旋即獲得核可,就安排回西班牙結婚,整個過程不到半年。

「不過他們其實也是有一點點歧視的地方啦」,藍信偉說,如果是異性戀結婚,可以直接在領事館辦理,但因為同性婚姻中國不承認,因此西班牙領事館也不能在駐在國主持婚禮,一定要飛一趟西班牙。2013年,兩人順利在西班牙舉行婚禮,方楷藍的家人全部到齊,藍媽媽則因身體不好,由姊姊跟姊夫代表出席,畢竟時間緊湊,婚禮也辦得比較小,「等到台灣合法化了,再來辦一次。」藍信偉說。

婚後,兩人繼續在上海生活,方楷藍說,其實和婚前差異不大,但他指著心臟說,「在『裡面』,我們的關係比較重」,藍信偉也說,(感情)感覺比較穩固了。

2014年,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排審婚姻平權草案,加上對上海的生活並不滿意,兩人興起了「回家」的念頭,2015年就正式搬回台北。「那時民進黨執政的把握很大,又有很多婚姻平權的修法,覺得台灣很有希望。」2016年選舉結束,更讓他們覺得在台灣合法結婚的機會大增,沒想到,三年過去了,「平權」仍是只聞樓梯響、卻尚未落實的承諾。

「主要的不方便,還是居留權的問題」,藍信偉說,方楷藍至今還是拿旅遊簽證入台,每三個月都要出境一次,而且沒有合法居留權,就沒有健保、沒辦法開戶,也不可能有公司願意雇用,留在台灣只能學中文,其他事都做不了。本業是工程師的方楷藍嘆,曾經有一個台灣公司打電話給他,問他目前的簽證能不能工作?一聽到是旅遊簽,就說,「好好好,謝謝,掰掰」,至今沒有下文。

藍信偉直言,其實在台灣,居留權「有錢就可以解決」,例如他只要開設一家公司,方楷藍就可以有居留權、有健保,「但有些精神上的東西,不是用錢可以解決的」,他常在電視節目上看到外籍配偶開心拿著台灣身分證,在台灣落地生根,「這對我的打擊非常大」,「我們都想在這個國家立足,待遇卻完全不一樣,像被拒絕」。方楷藍也說,台灣人很熱情,「但我真的搞不懂,歐洲的政府會保護歐洲人,但台灣政府不會保護台灣人。」

藍信偉說,他從小在國外長大,又到中國工作,所有在中國生活過的人都會覺得,「台灣真的很美滿、很先進」,但他回台後也常想,自己這麼熱愛這個國家,但國家卻不接受自己的伴侶,「那這個國家只是提供我一個身份、護照…到底對我有什麼意義?」去年5月大法官釋憲禁止同性婚姻違憲,他終於有了一些信心加持,但從釋憲到現在,政府還是有很多地方該做而未做,難免有被政黨利用之感。「我現在不相信你們的政府了,不好意思。」方楷藍也說。

訪問時提醒他們,無論如何,距離婚姻平權全面合法化只剩下8個多月的時間了,怎麼看修法?「當然要修《民法》!」藍信偉說,「美國就是以平權為主導,哪還有專法這種牴觸人類進步的做法?」方楷藍則指出,西班牙的同性婚姻也是修正《民法》,「我們的法律,是一個人和另一個人可以結婚,而非規定男人和女人」,「這對女人的地位也更有幫助,是平等結合,而不是『嫁』給男人」。

方楷藍強調,2005年同性婚姻在西班牙合法化之後,無論在大城小鎮,對同志的社會觀感都有正面影響,現在全國人民都不會覺得同性婚姻是問題,「希望台灣能當作借鏡」。

或許,這種等待的痛苦,就像訪問前夕,北台灣的那場大雨,藍信偉和方楷藍這對相知、相戀、進而決定廝守終身的同性伴侶,仍然和全台灣所有同性戀者一樣,只能期待盡快雨過天青,在這個國家上空,劃出一道又大又美的彩虹。(符芳碩/台北報導)


▲方楷藍和藍信偉不斷放閃。劉耿豪攝


▲方楷藍和藍信偉的婚紗照。藍信偉提供


▲方楷藍和藍信偉還在等待蔡政府給他們一個合法的身分。劉耿豪攝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