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用公投決定婚姻平權?聯合國NGO主席:像當年納粹對待猶太人

2018-12-10.19:05:24
 

    11月24日,台灣的民主自決在網路引發兩極聲浪──支持婚姻平權的一片哀鴻,反對的額手稱慶。值得一提的是,對於公投結果,聯合國非政府組織(NGO)執委會主席納茲(Hon. Bruce Knotts)表態,深感不以為然,直言背後都是基督新教在搞鬼,更批評人權不該被拿來表決,否則就和當年德國納粹對待猶太人沒兩樣,簡直就像通往死亡集中營的道路。


▲婚姻平權公投未過,不少同婚支持者感到哀傷。示意照片為同運先驅祁家威揮舞彩虹旗。(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照)

〔2018-12-03 信傳媒 報導〕

隨著網路蓬勃發展,各種過往的低語開始浮上檯面。在婚姻平權議題上,近年挺同、反同陣營不時隔空交戰,硝煙漸濃,日前更各自祭出公投案,來個一次引爆,結果讓支持同婚者哀鴻,反對者稱慶;不過,如此「少數服從多數」真是民主社會裡的普世價值嗎,來自聯合國NGO的看法似乎不以為然。

聯合國NGO主席:通往死亡集中營的道路,就從民粹開始

在2018年國際自由民主論壇上,納茲說,台灣憲法保障了同性伴侶享有平等婚姻的權利,但有一群在台灣人口數量很少,卻足以影響政府的勢力──基督新教,這些人躲在背後向政府施壓,甚至策動發起了公投,「於是台灣最高法院便做出了解釋:之所以稱之為民主,是因為它要求有一個民主程序,來決定一群人是否應該享有平等的法律保護。」

不過,對於這樣的論點,納茲顯然不敢苟同,他舉1930年代的德國為例,「在20世紀的30年代,德國也曾有過類似的『民主』,當時,德國議會正式選出的代表通過了保護德國血統的《紐倫堡法案》,藉此剝奪了所有猶太人的公民權利,……他們不能再投票,不能教書,不能在軍隊或政府機關工作,不能嫁給最優秀的德國『雅利安人』。」

「最後,這種所謂表達人民意志的方式,讓德國一共消滅了1000萬人,包含了600萬的猶太人,以及400萬其他人種,像是羅馬的同性戀者、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以及其他持不同政見的人。……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人權不應該像台灣剛剛對同性伴侶所做的那樣,拿來表決的原因,因為通往死亡集中營的道路,就從民主裡的民粹開始。」

他更反問,那人們是不是也應該舉行公投,來決定基督教能不能存在台灣,「或許這樣太苛刻了,那改成一個只允許基督教徒在星期四做禮拜的公投好了,……不過,我舉這些例子,只是為了說明這種將人權置於多數表決之下的荒謬性。」

此外,納茲還回憶,基督新教的領袖,曾在長老教會的帶領下前往聯合國,宣稱要為台灣加入聯合國發聲,因為台灣作為一個小而值得的國家,受到如此待遇是很不公平的,「我也出席了那場會議,我發現,代表團的演講封面是一張台灣地圖,上面卻被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完全覆蓋,於是,我就說:『你們在反對同性戀的婚姻平權的時候,去辱罵那些可憐的人,現在卻宣稱為台灣發聲,這是很虛偽的行為。』最後還批評了那張台灣地圖,明明不是主流宗教,卻象徵想統治台灣。」

民主走到了十字路口?世盟:和民粹主義興起有關

對此,世盟中華民國總會理事長曾永權會後受訪時則稍作緩頰,「他(納茲)的看法,我們表示尊重,但因為公投在我們國家算是直接民權,提案經過中選會審查,而且投票人數也超過法定門檻,最後通過,……或許各國的國情不太一樣,但是,我們尊重人權的態度是一致的,所以我們非常尊重他的看法。」

值得一提的是,對於納茲口中的民粹主義,曾永權不諱言確實存在,「在過去12年來,全球的自由度一直在下降,各國專家認為,當前的民主發展正面臨危機,走到了十字路口,……這種挑戰,與近年來民粹主義的興起有關,像這一次的巴西全國大選、德國的地方選舉,都因為民粹而影響了結果。」

他說,民粹主義的興起會造成國家內部的政治分裂,進而形成社會對立,對少數族群的人權來說,更是受到威脅,結果就是人心不安,經濟成長延滯,「不過,一切都是彼此關聯的,只要自由民主好,經濟發展自然會好,那麼民粹也就打不起來了。」

本文作者為 徐珍翔

【資料來源:信傳媒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