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social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婚姻平權延長賽祁家威提告敗訴,法院判決理由出爐

2019-03-09.17:02:21
 


▲釋字748聲請人祁家威到庭聽宣判,他受訪表示對於判決結果不算太意料之外。 記者賴佩璇/攝影

〔2019-03-06 聯合新聞網 報導〕

中選會初審通過由下一代幸福聯盟等團體提出的反同婚三項公投案,引起挺同團體強烈不滿。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提告請求撤銷中選會公投案的審議結論及提案公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針對婚姻定義(民法限定一男一女)及同婚用專法(民法排除同志)兩案宣判,合議庭認為本件原告並無提起本件訴訟的權能,其當事人不適格,今判決兩案均駁回,可上訴。

合議庭指出,第一、關於公投提案審議結論部分,公投提案審議結論僅發生允許完成相關提案人的查對及徵詢立法或行政機關提出意見書後,得以進行下一階段連署效力,尚未發生公投提案成立或不成立的具體法律效果,非行政處分,此部分起訴不合法,予以裁定駁回。

第二、關於公投提案公告處分部分,原告並無提起訴訟的權能,而屬當事人不適格,此部分予以判決駁回。

法院表示,依憲法第2條、第17條、第136條及公投法第1條前段規定,明揭公投法制定,依據憲法主權在民原則。人民透過創制或複決方式進行公民投票,本質上既為國民主權的參政權行使,故當人民以主動身分直接參與國家權力運作一環時,功能上等同於國家立法機關,代替或協同完成立法或重大政策之決定,此時公民投票所行使的參政權毋寧為「權力」,與人民消極地享有不受國家干預自由權利,從而產生主觀公權利之基本「權利」有別。是公民投票人所行使者為立法權力,公投提案是予原告行使公民創制的權力。

法院認為,公投法已就何者有訴訟實施權定有明文,並不採一般人均得提起之公益訴訟制度,復僅明定於有公民投票無效或公民投票案通過無效之情事,由檢察官提起訴訟,而一般投票權人係向檢察官檢具事證舉發(公投法第48、50、51條)。

且公投法所規範「公民投票」行為,目的在補民主代議制度功能上不足,著重在國民多數意見呈現,而非呈現國民個人法益保護,故無法結合「保護規範」理論,而導出「投票權人依公民投票法而享有爭執舉辦公民投票決定行政作為的主觀公權利」。

復衡酌公民投票權人對於公民投票案,既仍可自行決定其是否要到場投票,以及其投票時所圈選內容為何,則其個人意志表達並不受任何外力掌控。是以,原告所稱的損害,應屬其等推測公民投票程序可能發生的社會現象或影響,尚非其等主觀權利或法律上利益所受損害。

有關原告主張公投提案公告處分將致其等婚姻權受侵害,也應待立法院立法結果導致原告婚姻權直接具體實際發生損害,始發生婚姻權或法律上利益受侵害情事,在此之前,原告主張的受害,僅是抽象假設的損害,自無從透過司法權予以救濟。

合議庭表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認以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的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範圍,是尚難遽認有原告所主張公投提案公告之主文即有將相同性別兩人排除於婚姻之外,進而將導致立法結果損害原告權利或法律上利益的情形。又縱使沒有公投提案,立法結果仍有可能以原告不欲之民法以外立法形式(即專法)保障,非法院透過本件審理所能干涉。

況且,公投提案公告處分作成時,任何人無法預知公投結果,自難認為公投提案公告成立本身,一定會導致原告不樂見的投票結果。因此,原告主張其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受害與公投提案公告處分間,也無合理的因果關聯。

甚且,縱本院將公投提案公告處分撤銷,然立法院行使立法權以何形式立法,且立法內容如何,是否會侵害原告之婚姻權,仍未可知,是以,原告提起本件訴訟,縱使取得法院撤銷公投提案公告勝訴判決,也無法解決立法可能非原告所要之結果,而無救濟實益。

何況,我國法院就所涉相關法令所為之具體個案審查,是採事後救濟審查制,亦即,須迨有已公(發)布施行法令或適用法令結果造成人民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受侵害始能審查有無違法,且於公投法上也無明文採事前救濟制,是自無於立法院目前仍未完成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意旨所指相同性別2人婚姻自由的平等保護相關立法程序前,即預設立法結果必定不利於原告,而要求法院出於臆測先予審查。

合議庭認為,本件原告並無提起本件訴訟的權能,其當事人不適格。

【資料來源: 聯合新聞網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